瓦伦西亚客场球衣
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燃燒的青春 愛國的五四

——五四運動百年記

2019-04-30 17:16:44來源:內蒙古長安網  責任編輯:李楠

  五四運動百年前夕,重溫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大學與青年學子座談時的重要講話,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五四運動到今年,已經100年了。我想,言五四,必須立足于百年前中國歷史的種種變革,這樣才能更清楚和明白這場運動的歷史背景和誕生的必然性;言五四,必須立足于當時五四運動的豐富內涵和對中國命運的深刻改變,才能更好地了解這場運動本身乃至對后來的影響;言五四,更要看到五四精神對中國知識分子的深刻影響和意義的傳遞,這樣才能更好地繼承和發揚五四精神。

  這個世界會好嗎?

  讓我們跟隨歷史的時鐘來到1842年,在歷經三年的鴉片戰爭戰敗后,清王朝和英國簽訂了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閉關鎖國的清王朝以割地賠款、損害主權、協定關稅的代價被迫打開了國門。彼時,在虎門銷煙的林則徐已經謫遷伊犁,當他深沉的目光回望祖國大地時,可能不會想到鴉片戰爭之后清王朝的內憂外困和每況愈下。當時清王朝的科舉制度已經失范,賣官鬻爵的現象比比皆是,而19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發生的災荒,以及之后一路綿延的臺風、海潮、雪雹、干旱加重了時局的艱難,與此同時,清王朝遭遇了西方列強一次又一次的沖擊。1960年庚申之變,在火燒圓明園的屈辱中,清朝王簽下了《北京條約》,直至甲午戰爭,清王朝不僅失去的是對遠東地區的控制力,而且被一衣帶水、曾經的“學生”日本打敗了,至此,清王朝一步步走向了瓦解,也就是在甲午戰爭中,祖國的寶島臺灣被日本割據了。

  中國的士大夫文化中,素有“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天平” 的清流——從魏源以“制夷”為抱負開始到百日維新運動,折射出了變遷時代中政治精英們對民族復興和國家圖強的渴望,也就是在這樣的時代中,中國的知識分子開始“成為茁壯生長的社會力量、起伏翻騰于四面八方”,為動蕩的中國增添了崛起的力量和希望。

  時光來到了公元1885年,也就是清光緒十一年,一個27歲的讀書人梁濟考中舉人。梁濟自幼家貧,但博聞強記養成了他忠賢的品格,不求聞達的他40歲才開始當官。辛亥革命爆發后,梁濟辭官歸隱。1918年深秋,正準備出門的梁濟遇到了梁漱溟,梁濟問他這個參與同盟會的兒子:這個世界會好嗎?梁漱溟答道: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

  有人說,“民族血脈的新舊交替,這驚遽的時刻總要有人來表現,梁濟選擇了表現”,在60歲前夕留下“國性不存、我生何用”的遺言后,梁濟自沉于積水潭。

  燃燒的青春 愛國的五四

  梁濟生前,新文化運動已經干柴烈火般地在中國大地燃燒了起來,新文化運動的先賢們在以一種更為瀟灑和決絕的方式向舊時代告別。1919年1月5日,李大釗先生在《每周評論》上發表文章《新紀元》稱道:俄國革命是世界革命的新紀元,是人類覺醒的新紀元。1月15日,陳獨秀先生在《新青年》上第一次明確提出了“德先生”和“賽先生”這兩個個照亮蒼茫中國的名字。這一年,中國作為戰勝國參加了在巴黎召開的和會,中國代表提出的撤銷外國軍隊、廢除租界等要求被英美法等國家拒絕了,當時的北洋政府準備在相關合約上簽字。當巴黎和會的消息傳回國內后,激起了北京高校各界學生慷慨激揚的愛國情緒。

  1919年5月4日,北京高校千余人學生在天安門前集會,學生代表發言情緒激昂,號召大家奮起救國。學生們打出了“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等口號,要求嚴懲賣國罪魁,隨后,全國各地的院校學生們都扛起了愛國大旗,并和工商界團體一起同仇敵愾,整個運動持續了一個多月,6月28日,中國代表團拒絕在合約上簽字——五四運動直接目的勝利達成了。

  為什么我們對“五四”念念不忘?因為當時幾乎社會的各個階層都參與到了這場為國家命運尋求答案的運動中。 中華民族的意識在這場運動中完全覺醒了!

  為什么我們對“五四”念念不忘?因為五四運動是中國近代一次國家民族情緒的集中噴發,它所傳播的救亡圖存理念深入人心。借由運動,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等理念傳播各處!

  為什么我們對“五四”念念不忘?因為五四運動賦予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另一種思考和可能性,巴黎和會中國外交的失敗粉碎了中國知識分子對歐美的好感,大批有志之士投向了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五四運動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

  南渡北歸

  20世紀的元年,清朝簽訂的《辛丑條約》中規定了清政府需賠償4億5千萬兩的賠款,加上利息一共是當年清政府年收入的12倍,這筆賠款被稱為庚子賠款。辛亥革命爆發前夕,1911年初,利用庚款專門培養赴美留學生的清華留美預備學校(清華大學前身)正式成立,首批清華庚子賠款留學生中,有一個叫梅貽琦的學生,他是南開學堂(南開大學前身)的第一批學生,是張伯苓(南開大學校長)的得意門生,留學歸來后他任清華大學的校長。

  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啟并沒能即刻改變中國被侵略的命運,1937年的盧溝事變直接促成了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南開大學的南遷。三所大學在長沙聯合組成西南聯合大學,后西遷至昆明。

  西南聯大從創立之初就非同凡響,從長沙到昆明有3000多公里,彼時共有11名教師帶領200多名男同學靠走路前行,這3000多公里的跋涉被譽為“世界教育史上的長征”,其中有一位教師叫聞一多。

  西南聯大當時的教學條件非常艱苦,而且還要時不時面對日軍的空襲。因戰時拒絕日方醫治而最終導致雙眼接連失明的陳寅恪先生,每當空襲來臨時,都會帶著凳子在門前的大土坑中躲避,土坑積水漸深,陳寅恪一坐就是幾個時辰。為了避免書稿遭遇劫難,金岳霖先生則將幾百頁的書稿隨身裝在一個公文包里,這也是他最寶貴的“財富”,每次空襲警報響起,他就提著這個公文包往郊外跑。

  可以說,民國時期的知識分子面對歷史的洪流,他們的理想和信念就是中國不會亡,中國需要傳承、中國需要英才,中國必然會崛起、復興和強大。

  百年輪回。當年在巴黎和會上據理力爭的外交才子顧維鈞在1984年寫下了“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在歷史十字路口走向不同方向的中國知識分子,無一不都懷著對祖國和民族深沉的愛。

  回首百年,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五四精神始終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習近平總書記在去年走進北大時發表了重要講話,習近平總書記講到“愛國,是人世間最深層、最持久的感情,是一個人立德之源、立功之本”“當年的青年是同新時代前進的一代。廣大青年擁有著廣闊的發展空間,也承載著偉大的時代使命。廣大青年要愛國,忠于祖國,忠于人民;要勵志,立鴻鵠志,做奮斗者;要求真,求真學問,練真本領;要力行,知行合一,做實干家。同時,要有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使命擔當。”

  百年五四。歷史且行且歌。青年人,不必等候炬火,你便是那光!(寶阿茹娜)

 友情鏈接

/ Links
瓦伦西亚客场球衣 北京时时彩正规吗 赛车pk10现场直播 反倍投帕罗利绝对赚 老时时走势 黑龙江时时 2019时时彩诈骗破案 爱棋牌捕鱼 江苏7位数最后中两位数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 广东时时11选五技巧稳赚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赛车预测158计划网 吉林时时票号码查询 8号彩票网络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