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伦西亚客场球衣
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員額制改革,構建司法新框架

2017-01-12 11:15:28來源:內蒙古長安網責任編輯:楊樂 (本文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圖集    近日,重慶市云陽縣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劉虎、書記員牟春香來到人和鎮曬經村,公開開庭審理一件贍養糾紛訴訟案件。圖為休庭后,法官在進行調解。饒國君攝(人民視覺) 

 

圖集

  

  近日,重慶市云陽縣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劉虎、書記員牟春香來到人和鎮曬經村,公開開庭審理一件贍養糾紛訴訟案件。圖為休庭后,法官在進行調解。饒國君攝(人民視覺)

  四川成都郫縣法院

  讓法官專司審判

  本報記者 張 璁

  “從過去的57人到現在的31人,員額法官單獨收案數也由改革前的人均192件,增加到改革后319件。”但四川成都郫縣人民法院院長洪磊同時告訴記者,盡管該院案件收案總數由2015年的8049件,上升到了2016年的8490件,但員額制改革后,與之相對的結案數卻不降反增,由2015年的7007件上升到2016年的7723件,上升了7.8%,結案率同比上升了2.73%,“司法體制改革的效果正在初步凸顯。”

  員額法官數量畢竟有限,在員額制改革中,如何安排未入額的同志是一個普遍關注的問題。洪磊介紹,對于此次沒能入額的法官,大致有三種安排模式:第一種是鑒于法院案多人少的實際情況,給有經驗的老同志設置一個過渡期,但在過渡期內只參與簡易案件的審理,并且必須由員額法官最終簽發判決書;第二種面向的是年輕骨干,這些人在院庭長帶領下作為法官助理參與案件審理,從而成為一支后備力量;第三種方案則是安排老法官成為司法輔助人員,從事裁判文書送達、財產保全等工作。

  郫縣法院通過建立員額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實習法官助理等人員的分類管理制度,明確各自定義、崗位、職責等問題,讓各類人員明白是什么人,干什么事,最終落實“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要求。

  “盡管這次司法改革未能入額,存有遺憾,但是作為司法改革的參與者,對這項改革表示理解。”一位老同志表示,雖然沒入額,但也該一如既往地干好本職工作,繼續發揮應有價值。這位老同志在短短幾個月內就辦理保全案件154件。

  對此,法官助理許世強也深有感觸地說,雖然自己是北大畢業,儲備了較為豐富的理論知識,但畢竟自己參加工作時間短,對法律的理解與法律的實踐上與入額法官有差距,所以應當向入額法官學習,“院里面給予我很多鼓勵,并由資深老法官帶領我們學習辦案,幫助積累經驗。而且這次也預留了4%的員額進入空間,這也讓自己看到了努力的方向,增加了前進的動力。”

  員額制改革之后,面向員額法官的司法責任制改革才能水到渠成。郫縣法院結合審判權運行機制的特點組建了18個獨任庭和16個合議庭,構建了新型審判團隊,并制定下發新型審判團隊相關實施意見,授權員額法官自行審核、簽發法律文書,實現司法權運行去行政化。

  同時,郫縣法院還通過剝離審判輔助事務,讓法官能夠真正專司審判。“一是充分發揮訴訟服務中心功能,剝離審判輔助事項1.5萬余項;二是確定統一集中剝離審判輔助事務,確定由執行局負責法律文書送達、上訴案件統一移送、保全案件等輔助事項,集中完成事務性工作統一辦理;三是探索外包事務剝離。積極探索檔案等部分事務外包工作,保障法官的辦案精力。”洪磊介紹。

  “在實行司法責任制后,法院通過剝離審判輔助事務,減少了行政事務,讓自己能夠專司審判工作,更多精力用于審判。”被評為“成都人民滿意法官”的郫筒法庭庭長周裕靈說,由于組織的保障得力,提高了自己的宏觀管理水平,更多的精力可以被用在對自己案件的審理和把控上,這才能夠使得自己在2016年審結307件,案件調撤率達到82%左右,同比增加3個百分點。

  洪磊介紹,郫縣法院專門確立了“院長開庭周”制度,要求每月固定一周的時間,讓院長、副院長、執行局長、審委會專職委員不受行政事務的干擾,專門從事開庭、撰寫裁判文書等審判工作。自運行以來,院領導帶頭參與辦理案件240件。

  江蘇南京玄武區檢察院

  每一起案件都要全力以赴

  本報記者 彭 波

  2017年一開年,46歲的江蘇省南京市玄武區檢察院副檢察長王衛東就忙開了。去年底,他作為入額檢察官,和其他兩名檢察官一起,分到了一件人數眾多、案情復雜的組織傳銷案。王衛東說,他好像回到了20多年前剛踏進檢察院時的工作狀態,必須耐心細致地核實每一筆事實、馬不停蹄地提審每一名犯罪嫌疑人。

  王衛東是全院首批入額檢察官中僅有的兩名副檢察長之一。2015年9月,按照江蘇省檢察院的統一部署,玄武區檢察院啟動了員額內檢察官的遴選工作,首批設置了23名入額檢察官。

  “報名參加遴選,我別無選擇。因為根據改革要求,分管業務部門的副檢察長必須入額。”王衛東說,基層案多人少,需要檢察官時刻保持最佳戰斗力,年輕人精力充沛,當然希望更多年輕檢察官能進入員額,“但作為分管領導,長期不接觸具體案件,就不可能全面了解部門的工作情況。”前思后想,王衛東還是報了名。

  就在王衛東決心跟年輕人一道競爭的時候,1981年出生的陳麗芳卻還在猶豫要不要報名。“員額檢察官需要背負的責任太重大了。這幾年,我們院辦理的案件量成倍增長,人員卻沒有增加,每個人都是滿負荷運行。現在要員額制改革,公訴部門只設置了7個員額檢察官,原本20多個人干的活攤到這7個人頭上,那工作量得多大。而且,現在終身責任制,萬一出點紕漏,那可是要終身負責的。”在第一次人員分類意向摸底時,陳麗芳退卻了,她選擇成為檢察輔助人員,希望把更多時間留給家庭。然而,10多年的公訴情結豈是說斷就能斷的?領導的動員談心、家人的鼎力支持,終于讓陳麗芳回心轉意,走上了遴選考場。

  經過筆試、面試、考核、遴選等多道程序,王衛東和陳麗芳都順利入額,成為玄武區檢察院公訴部7名入額檢察官之一。

  “入額后,權力更大了,流程也更簡單了。以前案子要向分管副檢察長匯報審批,現在自己就可以決定,節約了不少內部流轉時間。但與之相應的是責任也更重大了。”陳麗芳說,2016年,她一共辦理了128起案件,平均不到3天就要辦理1起案件。

  不過,在新的檢察權運行機制下,陳麗芳還有一名檢察官助理和一名書記員配合她辦案,“3個人分工合作:簡單的證據材料交給檢察官助理完成,瑣碎的程序事務交給書記員承擔,我可以集中更多精力在研究分析證據和定性方面。”

  2016年,陳麗芳辦理過一起電信詐騙案,涉及多達279名被害人,分布在江蘇、內蒙古、新疆等全國各地。“這起案件犯罪嫌疑人不配合,因此,證據的比對梳理就尤為重要,工作量也增加了很多。”陳麗芳說,以前檢察輔助人員不足,需要檢察官承擔更多瑣碎的程序性工作,“基本要‘7×24’,否則根本辦不完”。但是,在新型辦案組合模式下,檢察官、檢察官助理、書記員分工協作,很快就順利辦結了案。

  相比于陳麗芳“忙并快樂著”,王衛東則感受到了雙重身份帶來的變化,“包括理念的變化、職責的變化,還有參與辦案方式的變化。”員額制改革后,檢察官手中的權限更大了,除了重大案件,分管檢察長不再聽取案件匯報。但對于自己承辦的案件,則必須跟普通員額檢察官一樣,完成提審犯罪嫌疑人、接待當事人、聽取律師意見、公開審查聽證、制作文書、出庭支持公訴等一系列工作。

  “因為我還承擔著隊伍建設等行政管理職能,所以直接辦案并不多,去年一共辦理了8起案件,有集資詐騙類難案,也有電信詐騙類新案,難度系數大概是中等偏難,但每一起案件都要全力以赴。”王衛東說。

  員額制改革讓玄武區檢察院煥發了新的活力。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0月,該院公訴部門受理案件數量683件971人,同比上升33.40%和43.43%;審查后起訴案件631件911人,同比上升29.84%和49.59%;僅有14%的案件需要分管檢察長審批。在案件受理量和起訴量大幅增加的情況下,案件的平均辦理時間比去年減少8.98天。

  《 人民日報 》

 友情鏈接

/ Links
瓦伦西亚客场球衣 重庆时时计划教学 重庆时时彩微信群 网上开的极速时时是不是假的 时时直播自由的百科 赛车pk拾开奖网 云南时时彩走势 时时彩1990模式新平台 免费棋牌游戏可提现 多乐彩票官网 网赌百人牛牛技巧 黑龙江时时大盘走是 3d试机号开奖号摆球顺序 幸运农场有什么技巧 36选7预测下期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