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伦西亚客场球衣
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假離婚”成真了

2019-05-13 15:32:19來源:《方圓》雜志  責任編輯:王丹

  董秀琴與董青松,均在上海一家大型外資企業工作。兩人因系同事,不僅同姓,而且年齡一般大,又有著相同的志趣和愛好,在共同的工作中,兩人彼此吸引,互生愛意,于2010年確立戀愛關系,并于2011年10月1日國慶節登記結婚。

為購學區房“假離婚”

  2011年上半年,當時處于熱戀中的董青松與董秀琴有了結婚的計劃。董秀琴當時名下已有一套房屋,但這個房屋比較小,做婚房不太適合,兩人就商量通過按揭的方式共同在上海購置一套婚房。因董秀琴名下已有一套房屋,兩人商量后,由董青松于當年7月12日與開發商簽訂房屋預售合同,以213萬余元價格在上海市寶山區的繁華地段購買了房屋一套,其中董秀琴出資5萬元,其余首付款為董青松父母出資。同年8月,以董青松的名義辦理銀行貸款,其中公積金貸款39.7萬元、商業銀行貸款109.3萬元。截止到2017年12月1日,公積金貸款本息合計歸還14萬余元,商業貸款本息合計歸還80.9萬余元,尚余商業貸款本金55萬余元、公積金貸款本金34萬余元。

  2013年12月,因購買了一輛家用轎車,董青松的父母出資5萬元,董青松夫妻出資2.5萬元,以董青松個人名義購買了一處車位,只是合同上簽署的價格為11.5萬元。

  到了2014年下半年,家中的經濟條件明顯好轉,董青松、董秀琴就將生孩子的事提上了日程。讓他們興奮的是,2015年8月,董秀琴誕下一對龍鳳胎。

  為了讓一雙兒女將來都能上重點小學,夫婦二人協商在一所重點學校的轄區內購買一套學區房。由于戀愛時董秀琴名下已有一套房產,而婚前又以董青松的名義購買了一套婚房,根據政策,夫婦倆再購學區房的稅費和貸款利率都會有所提高。

  為省下這筆錢,心急沖動的董青松和董秀琴上演了一場“離婚”的鬧劇。兩人決定辦理“假離婚”規避限購政策,并約定先去民政局辦理協議離婚手續,然后由董秀琴出售自己名下的那套房產,董秀琴名下無房后,再以董秀琴個人名義購買學區房,等買完學區房后再復婚。

  2016年8月30日,董青松、董秀琴到民政局辦理離婚登記。簽協議時,看到離婚協議上夫妻財產分割的內容寫著“婚后共同財產自行分割完畢”的時候,董秀琴有過一絲的猶豫,因為分割協議上寫明,由夫妻二人婚前共同出資購買的房子和車庫分給董青松。董青松便極力勸說道:“這只是假離婚,待學區房購買好后我們再復婚。這個協議只是為了能順利假離婚簽訂的,不作數的。”在董青松的一番勸說之下,董秀琴最終簽字了。離婚手續辦得很順利,兩人的婚姻關系也隨之畫上了句號。

  在離婚登記之后,董秀琴將她婚前的房屋出售,并以她個人名義購買了一套學區房。而董青松也將夫妻共同購買的車庫登記到自己的名下了。

弄假成真

  學區房購買好后,董秀琴就多次催促董青松辦理復婚登記手續。可是,董青松每次都是輕描淡寫搪塞道:“最近比較忙,這事不急,待清閑一點,我們就會辦理復婚手續。”可是,時間長了,催促的次數多了,見董青松依然沒有復婚的意思,董秀琴心中有了一種不祥的預兆。于是,董秀琴再一次提出復婚,且面對董青松的敷衍堅決不同意,兩人第一次發生了爭吵。情急之下,董青松脫口而出:“我們已經沒有了夫妻感情了,我不會和你復婚的!”

  說好的“假離婚”,卻不承想遭遇了丈夫的變卦。面對董青松的反悔,董秀琴一下子驚呆了。婚姻無法挽回了,但夫妻的共同財產還沒分割。董秀琴又找到了董青松,要求對董青松名下的房屋(以下簡稱系爭房屋)及車庫進行分割。可董青松回敬說:“離婚協議上寫得明明白白,‘婚后共同財產自行分割完畢’,我們已經沒有未分割的共同財產了,你應當立即從我這里搬走!”

  于是,董秀琴便找到律師,希望律師幫自己討回應屬于自己的財產。律師經過分析后,建議道:“假離婚,在法律上是不被認可的。關于共同財產的分割,離婚協議上也已經寫得清清楚楚,除非要有足夠過硬的證據,否則要想推翻離婚協議絕非易事。這場官司風險很大,很可能會輸了官司還要賠上訴訟費和律師費,建議慎重決定。”

  “我吞不下這口氣,也不服這個輸。”在律師的指點下,董秀琴開始收集證據。證據收集后,董秀琴在律師的帶領下,于2017年11月15日來到上海市寶山區法院,一紙民事訴狀,將董青松推上了被告席,請求法院判令依法分割系爭房屋及車庫。

昔日恩愛夫婦對簿公堂

  法庭上,董秀琴訴稱:我和董青松為購買學區房減少稅費和降低貸款利率而辦理離婚登記,但離婚至今雙方仍共同生活在系爭房屋內。離婚登記后我已出售了婚前的小房子,并以個人名義購置一套房產。但董青松遲遲不辦理系爭房屋產權證和復婚,也不同意分割系爭房屋和車位。我認為,雙方是為購買學區房而辦理的假離婚,雖然離婚協議約定“夫妻共同財產自行分割完畢”,但實際是離婚時財產并未進行分割,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的約定并非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故要求對系爭房屋和車位進行依法分割。

  面對董秀琴的起訴,董青松辯稱:雙方是感情不和而導致離婚,并非假離婚。離婚后雖然還共同生活在一起,只是為了方便照顧兩個小孩。雙方簽署離婚協議是自愿的,離婚時財產已經分割完畢。我名下的房屋系我婚前購買,貸款情況屬實,但首付款均為我支付,董秀琴并未出資5萬元。結婚后雖未辦理產權登記,但在開庭前我已經將產權登記在我名下,目前產權十分明晰,屬于我個人婚前財產。結婚后雖然董秀琴參與還貸,但在離婚時已經分割清楚。綜上,不同意董秀琴的訴請。

法院判決財產重新分割

  寶山區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公民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本案中,董秀琴認為,雙方辦理離婚登記是為了規避限購政策購買房屋,為證明自己主張,提供了與董青松的微信聊天記錄、董青松的報警記錄、旅行行程單,結合董秀琴提供的相關證據以及目前董秀琴、董青松的生活現狀,本院對董秀琴的主張予以采信,確認雙方為規避限購稅收和貸款政策而辦理虛假離婚登記。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分割的約定,系因訂約雙方合意虛假行為而產生,并非對實際離婚后財產分割的真實意思表示,故關于財產部分的約定無效。對于董秀琴、董青松夫妻共同財產應當重新予以分割。

  因雙方在辦理離婚登記時未對系爭房屋作出有效分割,董青松在開庭前也將產證辦理在自己名下,現結合系爭房屋的登記現狀,本院酌情判令系爭房屋歸董青松所有,由董青松對董秀琴支付的首付款、還貸部分以及相應的增值部分予以補償。董秀琴、董青松在登記離婚之后,雖仍共同生活在一起,但董秀琴自認雙方經濟開始相互獨立,故登記離婚之后的還貸應視為董青松個人的還款。至于董秀琴稱婚前雙方財產已經混同,因缺乏依據,本院亦不予采信。

  關于系爭車位。本案中,系爭車位雖然也以董青松名義購買,但購買于結婚之后,故本院認為系爭車位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現董秀琴提出分割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亦予以準許。董秀琴自認主要錢款系董青松父母支付,董青松父母的出資部分作為董青松對系爭車位的出資貢獻因素,在分割系爭車位時酌情予以考慮。

  綜上,考慮系爭房屋及車位的市值、貸款、董秀琴、董青松的貢獻以及離婚案件中照顧女方權益等因素,本院酌情判令系爭房屋及車位歸董青松所有,剩余貸款由董青松予以清償,董青松支付董秀琴財產折價款95萬元。

  2018年9月19日,寶山區法院依照《物權法》第99條、《婚姻法》第39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3)第10條的規定,一審判決系爭房屋及車位歸董青松所有,房屋剩余銀行貸款由董青松承擔,董青松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董秀琴上述財產折價款95萬元。

 友情鏈接

/ Links
瓦伦西亚客场球衣 dnf11级分解机怎么赚钱 王者荣耀的女性角色露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 人体写真图屋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比分网即时比分500 红马计划正版app 宝德棋牌官方 骰宝怎么能赢 大庆冠通手游二人麻将 立博体育 云南十一选五计划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 现在农村盖房子赚钱不